夜的声音 —— 听Voices

In 海上堡垒

很久以前,在深夜第一次倾听《Voices》,从听到人声的那一刻起我认准了这是属于夜的声音。就像白天沉淀在身边的夜的气息,当远山来的夜风吹起衣襟,它就在高处的暮色中复苏。

那个人声来了,穿过一片寂静,耳语般娓娓道来,从沉静的低音到明亮的高音,清澈透明,一尘不染。在人声凝固之处,短暂的噤声被磅礴袭来的贝司打破,那是心脏漏跳一拍后的起搏,即将从无意识的口唇间跳出。

新居昭乃演唱的《Voices》有四个版本,我最爱的正是这个配乐版,因它的配器直慑人心,大开大阖犹如重斧,在清唱之后豁然劈开一道别样天地。就像呼啸而起的战斗机掠过了纤薄的女子,厚重的贝司和轻盈的人声瞬间形成对比,人声如一束金线,冲破延绵不绝的浓云平原,扶摇直上。在主题二度重复时又出现了一小条上行和声,宛如送别的箫声,在我脑海里唤起了一幅《幽灵公主》式的画面:肃肃风中策马奔向原野,奔向未知的世界。是了,那就是归宿了,此生唯一的归宿。

自此,歌曲进入了另一种情绪。歌唱性消失了,配器流动般推进,仿佛拨开浮云,云层上方依稀露出一线遥远微光。那是来自另一个国度的微光,照耀未卜的前路。梦想的羽翼展开了,迎着黑夜尽头升起的曙光远翔,孤独的影子倒映在云海,在泛金的天际悄然徘徊。那些关于梦想的豪言壮语,湛蓝夜色里熠熠生辉,有多少会在现实的白昼融化消解。影片中,美翁怀着梦想远走他乡,带回了一身被出卖的伤口;勇不顾一切只为活在梦想里,仍躲不过梦想破灭的挑战。当人类的歌唱和飞翔都被窃取,纯真的梦想之翼终会成为伊卡洛斯的翅膀。

歌曲在片中出现过三次,两次都在晴朗的白天,但我执拗地认为它是属于夜的声音,属于破晓前的夜。是的,最后那次出现,正是破晓时分。也只有那一次,歌曲才得以演绎完整,直到曲终——人声消失了,只剩鸟鸣啁啾,一派微风拂面的静默。

我的记忆常在这空灵悠远的声音中回到凌晨时的大学校园。那时学校上方的夜空还很澄澈。那时我还常常无限热情地通宵赶图。那时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尚未各奔东西。在校园广播响起之前,在从专教回到宿舍的那段静悄悄的小路上,我穿越了破晓,穿越了夜与昼交替的刹那。黑夜正在褪去,白昼正在崛起,燃烧的光芒泼向大地,使这轮变迁刺目得不知所以。黑夜这个梦的保护者已经消融,一切夸大其辞都将在明亮的阳光下无所遁形。那是一种过于清晰的景象,清晰得可以看见金苹果一个又一个掉落。而我只是恍若隔世地走着,走进遍地的曙光,走进刷牙洗脸的人世间。

影片最后,人类夺回了被窃的梦想,原初的歌声重生了,纤弱而幼小,伴随翱翔长天的勇士踏过命运的挑战。结局如Macross系列其它作品一样美满,略带伤感。然而在破晓那灿烂迷人的光辉中,真正的生活才刚开始。阳光已经普照大地,前面的路又将伸向何方。在白昼明媚的风中,我会在飞累的时候为找不到做梦的地方而彷徨。毕竟,那可以指明前路方向的风,也是多变而莫测的。

等待包容一切的黑夜再次降临。在那里,那声音唱着,带着梦想,带着风,恋恋不舍。当第一缕晨曦从地平线上浮起,那时它将在金色的背景中消失。

 

2001.10.1夜 一稿于 上海西
2015.8.3夜 二稿于 悉尼南

-歌词-

第一个词语是梦想
从沉睡中
把内心深处的黑暗
悄悄带走

第二个词语是风
指引我的前路
向着上帝的臂弯内
鼓动翅膀

像细数着已消逝的
悲伤往事
金色的苹果
又一个掉落了

从未见过的景象
那里就是归宿了
此生唯一的
归去之处

古老的魔法书
月光如水 夜色如幕
惟有预感
总有一天会相遇

We can fly, we have wings
We can touch, floating dreams
Call me from so far
through the wind, in the light

第三个词语是嗯
如侧耳倾听
你那微颤的手臂
就会轻轻展开

夜的声音

2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