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伞兵,人与虫族的战争

In 弦洲

Starship Troopers

作者:海因莱茵
出版:1959
1960年雨果奖

如果想从书里找到大量血淋淋的战场描写,那肯定是要失望了,这部被称为电影《星河舰队》之原作的科幻名著(也是《星际争霸》的前身),事实上只有第一章和倒数第二章才有真正的战斗情节(直到倒数第二章才能看见虫族的模样),而且拜海因莱因独特文风所赐,描写极其低调、平静,没有出现一个类似“鲜血”“尸体”的烈性字眼,也没有诸如“恐惧”“惊骇”之类的主观煽情手段,自然主义描写只有具备一定人生阅历的人自己去辨味,才能看见它所暗示的极其惨烈的情景,这轻描淡写得似乎缺乏激情的笔调和残酷的情节形成的对比事实上却达到了令人震撼的效果。

如果想从书里找到赚青春期儿童或小资眼泪的战地爱情,那也要失望了,书里唯一出现的三个非路人女——男主角的母亲,男主角仰慕的女同学卡门,男主角所在战舰的女舰长,每个人出现的次数不超过3次,合起来也不超过一章,更不用说有电影里的三角关系了。毫无疑问,一个典型的男人的故事(尽管如此,还是比《基地》1 好多了,《基地》1 连一个路人女都没有)。

那么占据了小说一大半篇幅的是什么呢?是描述未来某种新型民主社会体制,新武器的技术(装甲动力服),军队的生活(包括军人之间及战斗单位之间的关系),以及以师生(或上下级、父子)辩论形式出现的大量的哲学社会学思辩。

对一个前所未有的社会(或理想或极堕落)的方方面面进行合情合理的想象和描绘是科幻大师必不可少的才能之一,这种社会不外乎几种类型:存在于我们熟悉的自然环境中(地球,或和地球非常相似的星球)但从未真正存在过的人类社会体制——或理想或极堕落,由作者独创或深化先人的理想;存在于我们难以想象的自然环境中(完全不同于地球的星球、人造飞船、地球远古或远未来时期)的人类社会体制——人类社会必会因环境的改变而发生相应的变化;非人类的异族生物社会。

星船伞兵是一个以战争为题材却意不在战争的作品。其亮点就在于异型社会的塑造。它的人类世界是一个近未来社会,没有出现什么突破性技术,很接近现代民主社会,不同的是它是一个只有军人才能享受公民权,参与投票,参与国家事务的社会。海因莱因在这里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要想有投票的权利就必须先承担相应的责任,要想参与国家事务,就必须先证明你有奉献精神和能力,必要时可以不惜付出生命,如果没有这种能力,就乖乖的当老百姓一边凉快去,别想插手国家大事。另一异型社会是虫族社会,尽管虫族真正登场很晚,但对虫族社会的描绘在之前就已零星开始了。虫族是一个群居种族,其所有智慧都集中于女王和“脑子”身上,其他工虫和兵虫就跟工具或指甲手脚一样,智慧首领对兵虫工虫的折损的态度就跟人类对弹药折损的态度一样。(相似宇宙战争题材如《银英》只是把人类某两种社会形态整个搬上了太空,银英是一部优秀的架空历史小说,但在科幻性上它毫无创意)。其另一亮点是装甲动力服,这个或许是星船伞兵里最有科幻成分的元素,后来的不少科幻机甲里都或多或少有它的影子。

星船伞兵在人物方面塑造的是无英雄的群像图。不像许多小说那样,主人公是天才少年或孤胆英雄(即使是据说不够英雄的瑞克,好歹也最后爬上这样那样的高位),这个作品里没有这类英雄,主人公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在训练营和军队中渐渐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不是英雄),他没有恋爱故事,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战绩,他没什么天才,顶多意志还够坚强,脑子还不太笨,他的军衔升迁的好慢,连唯一一个功劳——俘虏虫族“脑子”也是他的手下兹穆中士做到的——最后他也不过成为一个排的排长,继续新的战斗。星船伞兵里没有英雄,却又处处是英雄,书中出现的那些普通军官或士兵,几乎个个都散发着勇者的夺目光辉。

说下缺点:小说的故事性不够强,更像一个士兵的记事本,许多据说是重大的战役,在海因莱因笔下几段就过去了,更愿意把笔墨花费在他的训练过程,还有与各色人物的关系上,情节却比较平淡,难怪电影要给他来点胡椒面——加了一个女生和卡门一起组成三角恋,母亲遇难变成了父母双亡,不然估计无法提起观众兴趣;另外就是对虫族的描绘还太浅,从他的描写里,我只能看出虫族是一个共生社会,工虫见人就躲,兵虫见人就杀,还有女王和“脑子”是唯一的智慧成员,躲在深深的地洞里,它们对手下折损的态度就跟人类对弹药折损的态度一样,而虫族本身的形状几乎没有涉及~ 要看虫族社会,还是《安德系列》描绘的清晰深入的多,不过鉴于《星船伞兵》的出版年份,就不难想象其首创性的意义了。

Submi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