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我的归宿

In 海上堡垒

因为你,我向往太空,我向往群星璀璨的坟墓。
——《8月8日,纪念日》,水弓,2002.8.8

 

几个月前就想为这一天做准备。从02年开始,每年的这天都会做些作品给想象中依然留在星空的佐尔。未曾料几个月来,琐事接踵不断,从答辩到毕业再到工作,完成了人生的又一次蜕变,在无数无法逃避的事端中,那左思右想却始终没有开始着手的作品,终究随着日益迫近的纪念日化为泡影。

然而都是借口吧。事实是,人在幸福,就没有好作品。至少我是如此。没有了时间,没有了心思,更没有了因孤独和郁闷而蓄积起来的情感能量。

对星空多年来有着偏执的热衷,或许就是从佐尔自爆的那一刻开始。其实他并没有死在星空,他和泰洛母舰一起消失在地面目所能及的天空。那里不是太空,也看不见星星。但在记忆中,我依然无视动画片里亮的耀眼的白昼和近的离谱的地面,执拗的把他的离去和星空锁定在一起。是因为偏爱星空所以才偏爱来自星空的佐尔,抑或反之?孰因孰果,早已混作一片,分辨不清。

这是佐尔的纪念日。后来意识到,这不仅是他的,也是戴纳的。疯疯癫癫的单纯少女,在同一天经历了战斗,梦魇,毁灭,和生离死别,这一天后她将彻底改变。因此在我的几个作品里,她没有了过去的影子,她冷静,忧郁,沉默寡言,是出色的领袖,但再也不会有正常人的生活。

一直耿耿于怀那凄然的别离,于是用《燕归来》杜撰了索兰依兰,她是戴纳得以再次拥有佐尔的机会。一个如人心般矛盾的故事,至今无法继续,是因为无法确定戴纳能否掌握这样的机会。很可能她会毫不犹豫的爱上已经重生的克隆爱人,却未必能在掌握他重生权力的时候做出果断的决定。也许那是刻意的再造爱情,我无法容忍这种刻意正如我对相亲始终怀有近似变态的厌恶。也因为如此,《燕归来》离去一年,始终没有归来。

也可能我真的不相信永远,才会不情愿他归来。连看似永恒的天和地都有坍缩崩溃的一天,世事人心,莫测无常,又有什么能够永远?即使佐尔复活,回到戴纳身边,他们又能长久到几时?若能维持一个很长的时期,已足够让人出乎意料的喜悦,又何必奢谈永远?

但内心深处,依然活在天真的梦想里。仍希望能有永远的爱情,永远的生命,或者就像童话故事通用的“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日子”那样,自欺欺人的让他们从我的视野里 消失,永远不要让我知道他们爱情的结束,或是死亡。于是戴纳在《前夜》里,实现了我向往的结局。她驾驶着我臆造出来的某型太空囊,带着佐尔留给她的机甲和回忆,飞向太空。按照正常情况推断,她必会死在太空,若是运气古怪,撞上虫洞之类,她说不定能成为历经无数地球年依然不死的穿行时空的仙人,不过也终究得在孤独的星海中终老一生。

听上去宛如酷刑。让我心爱的角色,亡命般绝迹于星空,失去了再次拥有幸福和平淡老去的权利,只是为了满足我理想的永恒状态。我心安理得的坐享新的幸福,却不能容忍心爱的角色选择新生。看来,我就是这样自私。

将来的某时,可能佐尔会在《燕归来》里真的借尸还魂,可能《前夜》会有全新的续集,也可能戴纳会在别的篇章出现古怪的后裔,究竟如何,谁知道。无论原创还是同人,当作者的快意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摆布角色的命运。

所幸,我只是个Fan而已。

 

做了一番回顾和前瞻,无非是为了掩饰一下渐渐淡忘他们的尴尬。品尝了幸福就无法再体会那种落寞,即使在体会,也只能算是无病呻吟。或许我还没适应不再孤独,或许我还没习惯梦想成真的感觉,但总有一天会适应,会习惯。当亲耳听到“我要永远爱你”的时候,星光璀璨的地方,真的就是归宿了。

若不是那样,请永远不要让我知道。

——写给让我想起星空的人。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