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歌

In 天湾集, 泊人笔记

1998年5月发表于同济大学校报,为合唱团同年5月底的音乐厅专场演出先期宣传


有一天,我在漆黑的和平路上孤独行走。

那时,我听见歌声。恍若星火,击破虚空。夜很轻,风很清,我站在寂寞的路中央,惶然四顾。

合唱团。

仿佛一个遥远而泛旧的名字,从记忆中浅浅浮现,带起涟漪几许。

我忽然想回去看看,走进那许久未归的合唱队,回顾我曾拥有过但再没有去实现的梦想。

走进教室,抬眼的一刹那,有一道绚丽的光划过,照亮我茫然的双眼,点燃我暗淡的心情。

我是谁?一个离去经年的游子,终于回到久别的家园?一个投身急流的战士,终于回到这一片宁静的土地?

我已泪湿眼眶。我于瞬间恍然。

 

那是多年前的夜晚。现在想来,当年的场景已恍若隔世,可那瞬间灿烂的一瞥,至今清晰异常。

虽然在歌声中成长,但人必须在人群中生存,高强度的竞争使放弃成为必然。我放弃歌唱,几乎没有犹豫。离队许久,当合唱团在凛冽寒风中苦心经营,在多彩岁月中纵情歌唱时,我正捧着画板,背着纸筒,日日夜夜,疲于奔命。我就如一个战士,时刻在争夺,在战斗,奔波追逐,没有喘息,没有停歇,仰头却只见茫茫黑夜,不知何时拂晓。我曾梦想自由,曾梦想不羁的飞翔,但现实让我学会了忘记,学会了放弃。我得到了很多,却不知哪些是我想要的。我失去了很多,却不知哪些是我本不该失去的。

不再有梦想,不再有天真,终日的激烈拼搏,终日的争强好胜,我的心没有片刻休憩,却始终空如虚无。

生长于歌声中的精灵,若离开了歌唱的苍穹,又怎能迎风展翅?

那个夜晚我明白了。曾被弃之不顾的,原来一直在生命最深处支撑着最纯净的信仰。

重归合唱团。重寻梦想。

 

在这里,一切都安然平静。训练同样艰苦,目的却如儿童心灵般单纯。

我喜欢捧着谱子,看指挥老师在台前满怀激情地大挥大舞,似乎恨不能跳起俄罗斯民族舞;我喜欢看团长在排练结束时站到台前,眨着一双大眼睛,闪着亮亮的镜片笑笑地说“大家辛苦了”;我喜欢坐在角落里,看伴奏端坐钢琴前,目光执着于音符,偶尔弹错便不好意思地一笑;我喜欢大家不必问姓名,不必问专业,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的交流;我喜欢听男低音们深沉地唱起《伏尔加船夫曲》沉着坚定的号子;我喜欢领唱时听见身后涌起宽广如平原的背景和声;我喜欢在歌曲结尾所有的人用全身心唱出灿烂的最后一句歌词。

只要热爱心灵的自由,热爱纵情的歌唱,就必会热爱合唱团,热爱这片音乐的土地。我至今记得多年来各场演出前度过的日日夜夜。那猩红厚重的大幕,那灯光灼人的舞台,那坚硬的台阶,那漆黑的观众席,那忍饥挨饿的校庆演出,那寒风呼啸的一·二九汇演……回想这许多年的时光,至今仍有一种无限的感动。这里没有报酬,唯一的回报,就是歌唱。因为我们想唱,因为我们会在这音乐的天空下用歌声换来一片宁静坦然的心境。

抛弃心灵的层层枷锁,无视外人的异样目光,无拘无束,任意飞翔,在歌唱中摆脱灵魂的羁绊,在音乐中享受纯粹的自由。

艰苦的奋斗终有丰硕的成果。当我们济济一堂,庆祝获得的成功时,每个人的胸中都有难以言状的激动在沸腾。那是厚积薄发的感动,那是释放整个身心的纵情。仰望星空,浮云掠影,笑看明月,对酒当歌,热情似火,奔放不羁,天地间惟有歌声,长夜里惟有我们。

曾经顾虑重重,曾经患得患失,曾经在茫茫黑夜中艰难独行,可我来到这里,我看见我的同路人,我唱起心中不朽的歌,那尘封已久的希望与梦想,终于无法阻挡地喷薄而出。

 

回归至今又已过去多年。在这些年里,有人离开了,因为他们在学业和歌唱之间选择了学业;又有人回来了,因为他们发现,在这年轻的岁月中,除了学业,还有歌唱;除了拼搏,还有安宁;除了现实,还有生命深处不灭的梦想。

一如当年的我。

不久的将来,我终将结束我的大学生涯。那时候,我会记起,在这里,曾有一支合唱团,曾有一群满溢梦想光辉的年轻人,曾有一首心中的歌。

 

– 1998春 于 同济园

 

攀登每一座高山,涉越每一条河流,追寻每一道彩虹,直到梦想实现。
——Sound of Music

Song From Heart
音乐厅演出,能找出我在哪儿吗 🙂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