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恩雅

In 星海滩, 泊人笔记

前一阵买了一张恩雅两年前出的专辑Dark Sky Island 暗天之岛,瞧这名字!无法不浮想联翩。于是就去搜背景资料,然后就找到了这个叫中文恩雅的网站 http://www.enyachina.com

我是从大学起开始听恩雅的,基本上没断过。婚礼上签字仪式时配的背景音乐就是她的On My Way Home。但其实对恩雅和她作品的了解一直不深,长期处于一种“印象派”的程度,也从来不看资料。这个网站让我感觉就像发现了宝藏。网站是一批中国的恩雅迷做的,虽然不少页面的链接有错误(无效链接),但资料很多很全,超级可爱。于是干脆就把手里的恩雅专辑整理了一下,查了每首歌的背景资料。她的大部分歌都是原创,几乎每首原创歌都有背景故事,而且不少都和我多年的想象很有出入。

比如Evening Fall(专辑Watermark 水印),我一直以为是描述美妙夜空,其实是在讲一个当地的鬼故事;
著名的Shepherd Moons(纯器乐,同名专辑牧羊人之月),望译文生义一直以为是旷野上牧羊人头顶的月亮,其实说的是土星的两颗小卫星被发现(也就是普罗米修斯和潘多拉),被译名误导二十多年……

然后就发现她有不少作品其实是科幻音乐,它们甚至有一个连贯的跨越多年多张专辑的科幻背景,比如《毕宿五》、《洛仙之门》、《蓝蓝大海》、《渺小如珍珠》,大多是想象凯尔特人未来移民到了星际,后代成为了洛仙人,她的词作者Roma还自创了洛仙语,有好几首歌就是用这语言写的。这些歌集中在Enya/The Celts 恩雅/凯尔特人Amarantine 永恒诗篇Dark Sky Island 暗天之岛这三张专辑里:

从2005年永恒诗篇专辑里开始出现用Loxian洛仙语写的三首歌,洛仙语是恩雅的词作者Roma Ryan自创的未来人语言。2015年暗天之岛专辑里又出现了两首洛仙语歌。并配有洛仙文字的图片。这五首歌讲的都是同一个主题:凯尔特人未来移民星际的后代——洛仙人

而这个主题的肇始,可追溯到1986年恩雅用盖尔语演唱的毕宿五(收在1987年恩雅专辑和1992年凯尔特人专辑),讲未来的凯尔特人乘星际飞船经由金牛座主星毕宿五迁徙到了新的家园。

所以恩雅关于凯尔特人星际移民后成为洛仙人的歌曲,前后6首,两种语言,横跨近30年!将来很可能还有。是不是感觉跟看连续剧似的?电影界漫画界有漫威宇宙、DC宇宙,那音乐界也应该有一个恩雅宇宙了。

听了20年恩雅,看了20年科幻,却没意识到原来恩雅是音乐界的科幻女神:D

再来看看暗天之岛对这些歌的背景说明——

一切始于金牛座的眼睛,那颗红巨星——“毕宿五”。人类经由这颗巨大的星球迁移到另一个家园。这是一个Aldebaran(意为“追随者”)仍旧存在的未来,一个人类离开第一个家园“地球”的未来。

他们的船叫做“天使号”,提前铸造,他们从星座模型上辨识出天空中的这个点,并越过了这个点。

这个星际旅行的终点是另一个新的家园,另一个像地球一样的行星。那些Loxian歌曲由此诞生,每一首歌都是这段历史的一个残片,这段历史现在已经部分失落了。

Loxians是我们的后代。我们是他们失落的先祖。而他们与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对于答案和解释的无尽探求,对于他们的起源与终结,对于他们的存在,以及他们在宇宙中是否孤独的探索。

Aldebaran是旅程的开始。

The Forge of the Angels是延续。

Less Than a Pearl及The River Sings两首歌共同反映了Loxians的探寻。

Water Shows The Hidden Heart捕捉到了地球的记忆,一个男人的故事——他那穿过忧伤的旅途,以及他的情感描摹。

The Loxian Gates回忆的是他们所离开的地球上的季节之美,讲述的是他们自己的季节。这让Loxians忆起生活应该按它本来的样子去过,因为旅途同最终的目的地一样重要。

基于这段背景说明,我再补充一下:

Aldebaran就是1986年录制的《毕宿五》;

The Forge of the Angels是2015年暗天之岛的第4首,《锻造众天使号》,是不是有点建造SDF3的感觉?

Less Than a Pearl是2005年永恒诗篇的第1首,《渺小如珍珠》,讲的是未来居住在洛仙星球上的人类后裔,他们遥望太空看到地球就像珍珠一样小,这也是第一首用洛仙语写成的歌曲,专辑里三首洛仙语的歌都是取自Roma自己写的小说《水影心事》;

The River Sings是永恒诗篇的第5首,《大河在歌唱》,讲的是洛仙人对着夜空说话,疑问自己在宇宙中是否是孤独的;

Water Shows The Hidden Heart是永恒诗篇的最后一首,《水影心事》,也就是Roma同名小说的名字,讲一个洛仙人离开了洛仙人住的星宿之城,去追寻所爱和失去的人的一段旅途;

The Loxian Gates是暗天之岛的第10首,《洛仙之门》,也是用洛仙语写的歌,还配有洛仙文字的图片。

所以恩雅的歌曲,目前为止出现了4种语言:盖尔语、英语、拉丁语、洛仙语。永恒诗篇里三首洛仙语写成的歌曲都来自词作者Roma的小说Water Shows the Hidden Heart,《水影心事》,讲一个洛仙人探寻过去的旅途,河流歌唱着洛仙人对宇宙的疑问,望向星空中的地球比珍珠还要渺小,等等。看这意思也是科幻小说,查了一下基本没资料,可能情节乏善可陈,主要是诗歌。Roma自己是个诗人。

恩雅所有的原创歌曲都是Roma Ryan写的词,Roma Ryan和Nick Ryan是一对夫妻,他们从七十年代起和恩雅合作到现在,Roma写词,Nick做录音后期,所以恩雅说Enya这个名字指的是他们三个人。

下面两张图是Roma给配的洛仙语文字图片,第一张是《大河在歌唱》,第二张是《洛仙之门》。问题是怎么两张看起来不是同一套符号系统呢 或许一个是洛仙拼音另一个是洛仙文字??:D

 

再说回暗天之岛这个专辑。话说一边听恩雅的歌一边看歌曲的背景资料,背景资料里包括古典音乐、画派、建筑、历史,还有地理和天文,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

暗天之岛——节选自《暗天之岛及简史》

此岛3.5英里长,1.5英里宽,古罗马人称其为Sargia。公元6世纪,岛上建起一座基督教修道院。几个世纪以后,维京人突袭此岛,之后是法国人,维京人的后代。“长剑”统御了一切。几百年后,海盗登陆此岛。十八世纪初,一些凯尔特时期及古罗马时期的钱币被发掘出来,随后也遗失了。这座岛有着短暂的银矿和方铅矿的开采历史。一位流亡的法国作家称这些矿为“洞穴”。有一部小说讲述了一个男子来到岛上,因为善良身上长出了一对翅膀,因为暴行头上长出两只角。有一个关于黑狗的传说,这条狗会出现在海峡交叉的地方。还有一座没有翼板的风车。现在,这个王国变成了有史以来第一座“暗天之岛”。它向那些前来观测星辰的人们敞开双臂。岛上生活的全部人口只有六百人左右,他们调整自己的陆路生活方式以适应天空。关于这座岛所了解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尽管Sark岛——Channel群岛之一——是第一座被冠以“暗天”称号的小岛,而现在又有Coll岛(内赫布里底群岛之一)于2011年12月被授予“暗天”称号。

由于光污染,我们几乎已经失去了夜空的瑰丽。而在全世界这些被冠以“暗天”称号的区域,我们得以再次仰望壮丽的星空。

以上这段说的是专辑名字的由来,这座岛是英吉利海峡西南端的群岛中的一座,Sark岛,它大概因为岛上人很少也没有夜生活,所以完全没有光污染,被一个叫国际暗天协会的组织(名字跟武侠门派似的)认证为暗天地区,这是第一座获得暗天称号的岛屿,也是欧洲第一个有人居住但获得暗天认证的地区。

后面说的第二座暗天之岛,Coll岛,是在苏格兰西边很近的海上的内赫布里底群岛中的一个岛。赫布里底群岛这个名字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恩雅的作品中。1991年的牧羊人之月专辑里有过一首叫Ebudae的歌,而Ebudae就是赫布里底群岛的拉丁文,歌的内容是岛上织布妇女劳作时唱的歌,有点劳动号子的意思。

所以说恩雅的不少歌都能跨越20年30年这么遥相呼应,这一点我觉得最奇妙。

再举个呼应的例子,就是她为魔戒写的那首May It Be,也能和她在此10年之前的专辑牧羊人之月中的一首纯器乐Lothlórien呼应起来。Lothlórien就是魔戒中的精灵地名,《洛诗露林》(洛丝萝林),精灵语意为歌唱的黄金谷,也就是精灵女王凯兰崔尔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她送给了弗罗多那个装了“埃兰迪尔之光”的水晶瓶。而May It Be所唱的“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 Shines down upon you /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 Your heart will be true”正像是女王对弗罗多等人临行时的祝愿。这个呼应太奇妙了。可见恩雅早在成名之初就已经踏足幻界了,不折不扣的科幻/奇幻音乐女神呀:D 我猜魔戒会找她写主题曲也很可能就是因为她的这首早期作品吧?当真是如诗如画,美如梦幻。

Submi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