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黄山

In 泊人笔记

中秋节,全家团圆的日子,不过在这里,同济,只是我一个人的节日了。

窗外是同济园。中秋的月光,弥漫在松林。这里看不见夜上海。

于是想起了黄山。

才告别不久的黄山,八月中旬,我刚和同学们在那里色彩实习。每天9点到5点,炽烈的阳光下我们与画板、水粉、小水桶、小凳子为伴。如今,和它告别已有半月,不知那乡间小路上是否还有我们漉湿的足印?那古镇小店又在为准备怎样的佳肴而炊烟袅袅?曾经热闹纷繁的徽州旅店此刻又住进了什么样的新客?那门口的青石板上是否还残留着颜料染花的痕迹,印证着不久前曾在此驻留过一群莘莘学子?

黄山是美的,它集奇、险、秀、伟于一身,无怪人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但在我心中,更难以忘怀的,是那辛苦而平淡的日日夜夜。

远离都市,归去自然。

我喜欢这种感觉。多年来,它沉睡在我的心灵深处,尘封已久。也许,这次的黄山写生,使它终于惊醒,渐渐启封了。

心情,感觉,在人手持画笔,凭临山水时,在人俯仰天地,对酒当歌时,总会愈发强烈。古人常寄情于山水,缘皆由此。当我徜徉在歙县古朴的青石板路时,当我在渔梁坝明媚的阳光里尽情戏水时,当我在黄山大门的夜空下仰望灿烂银河时,当我在翡翠谷的大雨中身处万仞一碧时,当我在白鹅岭顶的寒风中感受日出的磅礴欲发时,当我在天都峰险峻的峭壁上艰难举步时,当我在莲花峰的绝顶面对如洗碧空举杖高呼时,我忽然感到,二十年来,我的心时刻飘浮不定,始终遥遥无依,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被困于尘世,没有大地的支持,是因为我内心的茫然,没有星空的启明。我一生一世追寻的真心真情,又在何方?也许,在我与自然相互理解之时,我会找到答案。自然是伟大的,我在这广阔的天地中显得多么渺小;时间是永恒的,一生几十年在时间长河中又是那样的短暂。可是,我也是伟大的,我也是永恒的,因为我是大自然的儿女,因为我是时间的子孙,在自然与时间的交融处,斯时斯地,有一个这样的我,生与死,只是惊梦一场,名与利,直如玩具一般。

然后我回来了。

回到了上海,远东第一大城市。

络绎人群,莺歌燕舞,霓虹街头,华灯初上。纸醉金迷的世界,是我生存的世界。生存于此,就必须适应于此。我终究是属于这世界的,我必然是要在这世界里不断地竞争,不断地奋斗下去。

但我时刻也不会忘记我心灵的另一面,在我内心深处,对平静淡泊的向往与渴望。也许,当我成为垂垂老人回顾人生时,我会记起,在这一刻,我曾有过这样的感触。

 

1997.9.16夜 于 同济园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