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乃文诗文集》出版前言

In 天湾集

这篇是外婆《陈乃文诗文集》出版之前,妈妈撰写的前言。《陈乃文诗文集》,陈乃文(蕙风楼主)著,张晖整理,上海社科院出版社2013年出版。


母亲留给我的最深印象,莫过于她的自强与豁达。

1904年,母亲出生于崇明一官宦世家。崇明的习俗是女儿当作男儿养,所以她除了乃文、蕙漪两个名字之外,还有个男性化的乳名“毛哥”。家中三姊妹她居长,于是成为一家的“长子”。外祖父在全国辗转赴任,她也随父从小离乡,游居四方,后又经历新思想的激荡,因此见识广博,志气高远,胸襟旷达,虽为闺秀,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笔下作品却如义乌陈九思先生所言,“无巾帼气、无脂粉气、无虚矫气、无萧瑟气,读之可以概见其为人焉”。

五四运动时,母亲正值二八年华,深受鼓舞,“教育救国”的志向就此埋下种籽。从上海持志大学国学系毕业后,她即投身教育。四年后,又倾尽家产与两位妹妹秋漪、乃炽合力办学,在静安寺附近的南阳路顶下一栋花园洋房作为校舍,创办了“上海市私立治中女子中学”和“西摩路小学”。当时独立办校殊为不易,更何况女子,但同受高等教育的三姊妹迎难而上,终以如此方式实践了理想。

治中的校园优美典雅,校门口种有一架葡萄藤,令我印象深刻。花园内小桥流水,假山花树,还有一块可供活动的开阔大草坪。洋房本身的居室更多达数十间。当时我们全家也住在里面,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搬离,几经周折,迁入福煦路上的福煦坊(今延安中路延安新村)。

作为治中女中的校长,母亲办学思想的核心即发扬女权,培养女性独立精神。因此学生们毕业后也大都自强不息,成为中国的新女性。母亲与她们亦师亦友,长期保持密切联系。其中有三位可谓杰出,我也非常熟悉:上海妇产科专家级主任医师谢浦秋;上海天山中学副校长周黎岚;还有《申报》总经理史量才之女史明明,精于绘画,在美国所办个人画展大获成功。

母亲的独立自主不仅在于事业,对婚姻亦复如此。母亲和父亲张中楹是大学同学。父亲是学生会主席,虽出身寒门,但才华横溢,热情风趣,母亲爱他人品才学,尽管遭到我外祖父母的反对,仍义无反顾坚持到底。之后父亲被公费保送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母亲与他隔洋相望,鱼雁传书三年,等父亲学成归国才步入婚姻殿堂。彼时她已值二十七岁“大龄”。其漫长执着的过程在当时堪称一段“终成眷属”的佳话,一度街闻巷议引为美谈。

抗战胜利后,父亲出任“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浙闽分署”主任,长驻杭州两年;之后回到上海在英国报馆《自由论坛报》担任总编。由于我家大方好客,家里经常门庭若市宾客如云,父亲又幽默机智,学贯古今,总是获得满堂喝彩。母亲依然主持校务,同时儿女绕膝:我与姐姐嘉琛、哥哥嘉璟皆上进好学,健康成长,更有小弟嘉璁呱呱落地,真可算最热闹的一段时光。

解放后张春桥接管了报馆,父亲辞职,后经陈毅市长介绍进入上海外国语学院任英语教授。1951年治中女中也在市教育局批准下停办。长达十八年的办校历程画上了句号,但母亲没有就此停歇,转而又在光明中学高三年级教语文和历史,直到1959年身体不支方才退职。

其时我与兄姐皆已成年,陆续成家立业。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吉林大学化学系任教。在长春的雪夜中我读到母亲从上海寄来的一阕《满江红》。 “…… 鸭绿江,寒澈骨,长白岭,千堆雪。 望故园千里,云山重叠。许友死生轻一诺,事亲色笑成虚说,待他年倦鸟思归林,看卿发。”我读后很震动。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在一向“壮游江左右”的豪迈下,母亲也终有“生怕轻离别”的时刻。

文革浩劫来袭,我家亦未幸免。1968年父亲横遭迫害离世,家中焚稿毁书,十年后母亲作诗当哭。在这最艰难的十年内,虽天地变色,母亲仍心如松柏,屹立不倒,勉励我们兄弟姐妹共渡难关,终至云开日出的那一天。1979年上海市政府聘请母亲出任文史馆馆员,母亲的诗词才赋和教育功绩重获肯定。人生最后的十二年里,母亲过得愉悦而安详。身边儿孙满堂,她也重拾旧习,诗词遣怀,每周二前往文史馆与友唱和。

1991年元宵夜后的凌晨,母亲于睡梦中无疾而终。陈钟浩教授写下悼语:“才清似兰,意澹如菊”,正是母亲的写照。母亲从那波诡云谲的动荡年代走来,一生大开大阖跌宕起伏,其多彩程度只令言语失色,却始终坚守内里的清明与淡泊。在我心目中,母亲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是一位真正的传奇女性,也是我的终身之师。师德长存,亲恩永驻,正值母亲遗作结集出版之际,撰此小文,略表寸草之心。

 

女儿嘉玲
2013年8月,于悉尼


豆瓣读书简介 –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916456/

《陈乃文诗文集》是著名诗人、词人,上海文史馆馆员陈乃文(蕙风楼主)作品集。收入陈乃文的诗词集《鸣鸾集》、《蕙风楼烬余草》,小说集《我们的证人》,并收入整理者在《持志大学年刊》、《万象》等刊物上辑录的陈乃文诗、词、散文、小说等作品。

陈氏出身崇明世家,故此书列入《崇明历代文献丛书》出版。

陈乃文(1904-1991)以诗词名世,周采泉推举近当代女词人,有“祖棻双蕙,怀枫一紫”之语,祖棻为沈祖棻,“双蕙”即为陈蕙漪与刘蕙愔,怀枫为丁宁,紫指周炼霞(紫宜),皆为一代才女。今沈祖棻、丁怀枫、周炼霞等均用诗词集行世,张晖临终前大致点校完《陈乃文诗文集》,并由其同窗石旻接续整理完毕。

陈氏曾在暨南大学与龙榆生共执教鞭,又同喜词学,后为姻亲,陈氏次女张嘉玲嫁与龙榆生长子龙厦材。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