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洛仙之门
– 科幻恩雅

In 天湾集, 弦洲, 星海滩

应海南壹天视界科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公众号”N星云”约稿写的文章,10月16日发表于”N星云”。其实是两年前就发现的素材,当时写了篇杂记博文《科幻恩雅》,一直想好好理一理,正式写一篇。但就是拖。这些年已经写不动稍微长一点正常一点的文章了,大概也是受网络的长期影响,很久以来只会口水胡侃,插科打诨,写作能力严重退化。直到人家来约稿才有动力认真写。约稿的题目其实是“科幻与xx”,基本上是第一秒就决定写恩雅了。断断续续写了月余,过程是纠结的,结局是美好的,为自己目前还能写出比较严肃并有美感的文字而小小欣慰。
因考虑到手机不同排版的阅读体验,公号的编辑把文章分段进行了调整,和我原文的分段有些不同。
公号发表地址:水弓 | 进入洛仙之门 – 科幻恩雅


冬去春来,听着“冬天来了”,目送冬天走了。南半球的夏季六边形渐渐出现在凌晨的夜空。等到悉尼入夏的第一天,日落时分就能看到橘红色的毕宿五升起在东北方的地平线上。悉尼的近郊,有静谧的街区和广阔的视野,无论是在归家途中,还是在后院,在阳台,澄澈的夏季夜空是聆听恩雅的最好背景。

毕宿五

“一切始于毕宿五”。

毕宿五,明亮的金牛座α。它是追随者,总是追随昴星团之后升起。它是亘古照耀地球的神话之星,在它如火的光芒下人类迸发着想象和灵感。

人类的星际移民船团在经过漫长的旅程后,终于抵达毕宿五。星船上冬眠的人们被唤醒,长梦将尽。透过舷窗他们凝视下方那传说中的红巨星,如红色海洋般无边无际。

钢铁铿锵,声声回响,浩浩汤汤,稳速并进。众天使前行,越过毕宿五。这些被人们称为“天使”的巨大星船,掠过了先人从地球古老星图上挑选的这一点,再向更深远的宇宙进发。即使前方永夜无尽,依然要飞向群星,飞向飘渺的目的地。

人类的后裔有了新家园。一颗和地球相似的宜居星球,他们为它起名为洛仙。漫长岁月过去,洛仙人逐渐忘记了遥远的故乡,先人的起源。

洛仙的大河在奔腾,洛仙的大河在歌唱。它歌唱着不朽。洛仙人把诗词歌赋献给月,献给影,献给群山,献给孤独,献给黑夜中的旅途。洛仙人如同他们的先祖一样,永远追问着那个最后的问题。

有一天,他们用最强大的望远镜探索夜空,星球是沉浮在星海阴影中的孤岛,渺小如珍珠。血脉深处的基因在共鸣。多么熟悉,多么可亲。那是来自祖先记忆之前的声音。钟磬轰然,星光泻地,众生吟咏,诸天歌唱。

有一天,为追寻失去的爱人而独自远行的旅人来到水边,看到了倒映的水影。当一切语言尽皆失色,Syoombraya,第一句洛仙语涌出口唇。带着水影心事,他走进子夜,走进一个寓言。星宿城,多雨地,纪念原,失时谷,无尽城,亡灵岛,剪影城,远途城,彩语城,沉睡城,白日众城,失落树,黑暗谷,遁世岛,树月谷,群书屋……

有一天,洛仙人想起了先人的季节。他们想象着地球的四季:花繁叶茂的春,烈日热沙的夏,金叶飘飞的秋,雪花萦绕的冬。他们也赞美属于洛仙的季节:水之季,月之季,影之季……岛屿,城市,轻风。洛仙之门在星球周围环绕。日以继夜,上下求索,永不止息。

我曾在凌晨时分集中聆听恩雅的这几首歌。星星在悉尼晴朗的夏夜里闪烁,依靠StarWalk2可以轻易找到恩雅的金牛座。几近180度的夜空下,一方陋室,没有灯光。恩雅的歌声穿透耳机,袅袅不绝。

《暗天之岛》封面

2015年,恩雅发行了第八张个人专辑《暗天之岛》。其中两首以虚构语言“洛仙语”创作的歌曲《众天使前行》和《洛仙之门》,把恩雅世界中隐藏的一段未来凯尔特人星际移民的故事轮廓描绘得愈加清晰。

恩雅用跨越28年的三张专辑,六首歌,讲述了这段未来史中的几个瞬间。

我是在2016年听到这张专辑的。最初是为唱片的标题吸引,其名来自国际暗天协会认证的第一座岛屿——英吉利海峡群岛中的萨克岛。那座只有几百名居民的小岛,拥有人类栖居地中最壮美的夜空。从未到过任何暗天地区的我,在合成器与单人合唱如梦似幻的和声渲染中,身临其境。

之后我又为那两首用洛仙语写成的歌曲着迷。它们和10年前发行的专辑《永恒诗篇》中的三首洛仙语歌曲一脉相承,是同一个故事里散落的片断,其源头可以追溯到1987年的《毕宿五》。

恩雅在创作笔记里写道:“一切始于金牛座的眼睛,那颗红巨星,毕宿五。” 1972年NASA发射了先驱者10号探测器,朝65光年外毕宿五的方向前进。1982年《银翼杀手》上映。1983年先驱者10号越过海王星轨道,成为第一个离开八大行星的人造物体。1987年恩雅发行专辑《恩雅》(后《凯尔特人》),其中第二首《毕宿五》,题献给《银翼杀手》导演雷德里·斯科特。万事皆有联系。也许就在恩雅和她的伙伴尼奇与萝玛选定毕宿五作为主题的那一刻,C射线闪耀下的唐怀瑟之门就已经预示了28年后洛仙之门的诞生。

先驱者10号概念插画
唐怀瑟之门概念插画

恩雅是新世纪音乐的代表人物,尽管她不喜欢被归类。新世纪音乐天然拥有科幻和幻想的因子。电子合成器和人声上百次重叠后混响的音效时而空灵透明,时而广阔磅礴,仿佛宇宙重门洞开的意象层出不穷。音乐在此有了形态,有了时空。

恩雅的音乐从不缺少对天文、幻想、传说和超自然事件的关注。1980年,土星的两颗牧羊卫星(土卫16和土卫17,即普罗米修斯和潘多拉)被发现,1991年发行的专辑《牧羊之月》因此得名;《非洲风》歌唱着月海、天卫一、木卫一,用拉丁语重复着《太空堡垒》对白式的歌词:去超太空,去超太空;《树的回忆》、《加勒比海蓝》、《回家路上》带人们进入派黎思画笔下一千零一夜和格雷厄姆的寓言仙境;《夜幕降临》取材于英格兰当地流传的灵异故事;《睡仙之歌》摇篮曲调背后藏着北欧传说的睡魔;《哼鸣》模拟普朗克太空望远镜捕捉的微波背景辐射,来自宇宙大爆炸余晖的声音;《洛丝罗瑞恩》是灵动跳跃的精灵国度,鲜花盛放的梦之土,歌唱的黄金谷;而著名的《魔戒》电影插曲《May it Be》,更让无数不熟悉新世纪音乐的人第一次接触到了恩雅。

洛丝罗瑞恩插画,作者Tara Rueping

在为《魔戒》创作插曲时,词作者萝玛·瑞安专门学习了托尔金的精灵语,并用昆雅语和辛达语分别写下了《May it Be》(副歌部分)和《Aníron》。这段经历启发了恩雅和萝玛。2003年当他们开始制作《永恒诗篇》专辑后,萝玛创造了洛仙语。其中《水影心事》是第一首洛仙语歌曲。

“我用英语唱出‘水影心事’,但感觉不对。就是不对。这是我们尝试其它语言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总觉得需要向听众解释这首歌是在唱什么。”
“我已经唱过了盖尔语、拉丁语和日语,所以我们就想,来试试一门完全新创的语言吧。”
——恩雅,2005

正如词句的内涵意境和音韵诵读之美相得益彰才能成为一首好诗词,恩雅的歌曲也追求同样的和谐一致。歌唱性的发音必和旋律配曲协调融洽,歌词所表达的意境也应如诗如画。当两者无法适配,就会“用什么语都感觉不对”。因不满足于仅仅悦耳的无词歌、无意义的哼唱,所以才有了洛仙语。萝玛在笔记中写道:“这意味着我们要为恩雅的声线创造最合适的发音和词语,这样才能让歌词的诗意和音乐表现的氛围浑然一体。”

于是,第一句洛仙语出现了。“Syoombraya”,意为“水影心事”(Water Shows Hidden Heart)。专辑里同样使用了洛仙语的还有《渺小如珍珠》和《大河在歌唱》。

《水影心事》洛仙语歌词

专辑于2005年11月底发行,仅仅两周后,萝玛自费出版了与歌曲同名的小说《水影心事》,进一步发展了歌曲中那位孤独洛仙旅人和他所在星球的故事。书中含有大量诗歌,也包括了唱片里的三首歌。10年后,《暗天之岛》专辑,恩雅再度以洛仙语唱出了《众天使前行》和《洛仙之门》。

新语言原本名为“Errakan”,在恩雅的母语盖尔语中大意是”来自月亮的人“。后来她们决定改名为“洛仙”——Loxian,词源出自太阳神阿波罗的称号之一:Loxias。萝玛觉得这样起名更有趣,“用太阳神的称号来命名旅行月亮的人,是一种微妙的反语。”

恩雅则表示洛仙人跟人类差不多:“他们在太空里,夜空的某处。他们探索,绘制星图,好奇在自己的星球以外是否还有别的智慧生命。还是和那个问题有关:我们在宇宙中是孤独的吗?”

洛仙语有六套基本文字:秋字,冬字,水字,雨字,影字,月字,分别对应了星球的六个不同季节:叶之季(秋),雪之季(冬),水之季(第三季),雨之季(春),影之季(夏),月之季(第六季)。在《永恒诗篇》专辑内页里,三首洛仙语歌词使用的是水字;而《暗天之岛》的两首歌则采用了另一套文字。

水字和雨字
《洛仙之门》洛仙语歌词和英语译文

2006年《水影心事》精装再版,收录在《永恒诗篇》豪华礼盒套装内。在小说第一版序言中,恩雅写道:“恩雅是三个人——萝玛、尼奇还有我自己。” 恩雅的音乐离不开词作者:诗人萝玛·瑞安和制作人:音响工程师尼奇·瑞安。萝玛写出了恩雅的声音,恩雅唱出了萝玛的心灵,而尼奇让一切得以实现。三位一体才是真正的“恩雅”。

也许正因如此,恩雅从未移居海外。三人自合作起就一直住在都柏林近郊,在瑞安夫妇家宅后院的艾格录音室工作,几十年如一日。恩雅还在都柏林东南郊区买下一座小城堡,那一带居高俯瞰海湾,有着和悉尼东区神似的美丽街景与海岸线。恩雅以《蝴蝶梦》古堡的名字,给自己的小城堡起名为“曼陀丽”。

但恩雅也热爱旅行游历。无论是为未来凯尔特人构想的星际移民史,还是成名曲《奥利诺科奔流》,贯穿作品的主题始终是迁徙和流浪。这也是爱尔兰音乐中永恒的核心。浩然如大河之舞,纯美如凯尔特女声,在盛产离别歌曲的大地,那种挥手道别海风鼓荡,孤星照耀暗夜重洋的意象屡见不鲜。融合了淡淡忧伤和冒险奋进的豪壮,背井离乡,漂泊四方。那是滋养恩雅的土壤。

《永恒诗篇》封面

回到2003年,洛仙萌芽的同一年,年初,先驱者10号在距离地球120亿公里处与地球失去联系,从此沉寂。携有人类信息镀金铝板的太空探测器如今仍在既定方向上继续前行。朝向毕宿五。前行如众天使。也许永不可能到达。也许人类星际迁徙的脚步会远超它古旧迟缓的速度。但200万年后掠过毕宿五的遐想依然闪闪发光,如同镌刻在泛金的天际。

那时,恩雅那不受拘束,遨游太空的音乐,终将去往她曾歌唱的洛仙之门。


毕宿五 Aldebaran
众天使前行 The Forge of the Angels
大河在歌唱 The River Sings
渺小如珍珠 Less Than a Pearl
水影心事 Water Shows the Hidden Heart
洛仙之门 The Loxian Gate
暗天之岛 Dark Sky Island
永恒诗篇 Amerantine
凯尔特人 The Celts
牧羊之月 Shepherd Moons
非洲风 Afer Ventus
树的回忆 The Memory of Trees
加勒比海蓝 Caribbean Blue
回家路上 On My Way Home
夜幕降临 Evening Falls
睡仙之歌 Song of the Sandman
哼鸣 The Humming
洛丝罗瑞恩 Lothlorien
冬天来了 And Winter Came
奥利诺科奔流 Orinoco Flow

Submi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