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In 海上堡垒

生命之花
阿尔拉说:“茉雪,你听说了吗,SDF-0马上就要回来了。”

她的同事茉雪说:“当然听说了!长老会让院里派很多人去港口。你去吗?”

阿尔拉笑着说:“我资历不够。也许我能请到假自己去。可安弩内最近好像挺难说话的,你能帮我说说么?”

茉雪有点尴尬地笑了:“我尽力吧。”

两个姑娘站在科学院八楼的屋顶花园里,倚着栏杆。这是泰洛的一个热季①黄昏,天色尚早,还看不见星星。这几天正值月盈,凡托玛低挂南天,东坠的瓦利瓦夕阳难以争辉,漫天皆是碧莹。阿尔拉穿着和凡托玛热季光辉同色的金绿色短旗同,墨绿色衬里,侧照的凡托玛光芒倾倒在她的金色长发上,光茸茸的半边闪亮耀目。而粉红长发的茉雪则穿了一身雪白长衣,热粉色紧身衣,肩上扣着玫瑰红绳带,衬她玫瑰红的眼睛。

她俩都不算高,但不到腿肚的裙袍让她们显得曼妙高挑,而她们半束的长发若是完全放下来,会比裙摆还要长。花园的围栏是全透空的,金属扶手下只有几道精致的横管,遮不住瓦利瓦的光线,也遮不住风。她们丝质的裙袍和修长洁白的小腿都浸在夕照和热风中。从屋顶花园旁边的苏同科办公室往夕阳方向看过去,她们就像当空站在直射的光芒里,站在天地间的中途一样。没有别的多余的东西,只有她们俩。一道扶手之外,下面很远的地方才是全世界,是多少世代沉淀下来的古旧、庄严、熙攘、循规蹈矩的泰雷西亚城市,笔直的道路方正的建筑,清晰的轴向放射,从远方的一个中心点四散出来,奔袭至此。

茉雪说:“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非要上SDF-0不可。你还放他去?”

阿尔拉说:“他一直不喜欢泰洛,说地方小,憋得慌。他喜欢太空,他总有一天要去的,迟早的事。”

茉雪说:“大探索要经过多少星球,碰到多少人,你放心吗?”

阿尔拉低下头,一只光脚从金色软鞋里褪出来,一下一下轻轻踢着栏杆的立柱。隔了一会儿,她说:“不放心也得让他去。他这话,自从我们进大学起就在说,一说就是七八年,不嫌烦。”

茉雪说:“要是安弩内吵着出海,我一定不让他去,或者至少我跟他一起去。”

她转了个身,背靠着扶手,仰望大楼。八楼并不是顶楼,花园旁就是苏同科的办公室,朝上再五层才到顶。茉雪一下子就看见了淡绿色落地窗里的安弩内。苏同科主领办公室就在那个位置。而安弩内端坐在办公桌后,头别转向窗外,朝着这里。她向他摆了摆手,微微一笑。

当然安弩内一直在里面看着她们。看了好一阵了。


① 泰洛三季:
热季 – 金月、席月、光月、烧月
船季 – 绿月、帆月、磁月、归月
风季 – 蓝月、袄月、冰月、牧月
Flower_of_life-f
Flower_of_life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