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圣殿

In 水镜城

——杨浦大剧院参观记录

 
西元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控江路是杨浦区繁华地区之一,杨浦大剧院位于此处,是本地的娱乐中心,一家以放映电影为主,兼作戏剧、芭蕾表演场地的影剧院。整个建筑内还有电子游戏厅、舞厅、书画展廊、餐厅等辅助性娱乐场所,面积约7000平方米,应该可以说是一个集多种娱乐活动功能为一体的大型公建。

于是从控江路向东前行,一路商业建筑鳞次栉比,忽然前方密贴着街面的建筑出现一个缺口,车再前行,方见缺口后二十几米远处是一片巨大的台阶,密密麻麻,铺向高处一座规模并不大的大剧院。

必须说这个大剧院出现在如此一个街面缺口中是多么的猝不及防——说那是一个缺口一点不为过,它的大小太尴尬,实在无法感受到那是一个广场入口——尤其是当这个广场没什么大意义的时候。不错,相对于市中心大多数影剧院逼狭的地皮来说,杨浦大剧院拥有它们所向往的大面积地块,可以不用像别的影剧院那样更为突兀的突然出现在路边,可惜对于这样一大片地皮来说,它却没有把应有的气势和优势做足——本可以有的丰富的绿化、休憩空间,与周围的交流穿插,形成真正的地区社交场所,却什么也没有——看来如今票价的昂贵,VCD的盛行,剧场内活动的单一贫乏,早已使得到剧场的人数锐减;更何况这样的一个独立的城市单体,缺乏与周围环境的联系,步入其中的目的单纯而贫乏,看电影、吃东西,早已失去原来的魅力,又怎还会有曾经的辉煌?

不过广场的无趣,若与它前部的大台阶相比却又小巫见大巫。杨浦大剧院并非规模很大,然而那一排台阶,尺度之巨大,层次之多,让人联想到上海大剧院,与前面的广场倒还气势相配,却不得不反衬出主体建筑的小家气。那样的台阶,既多又宽,本来就并不适合于人群集散,又拉远了人群与剧院的距离,无非是为了制造气氛——的确,无论是谁,由广场拾级而上时都会油然而生一种崇敬的朝圣之情,因为那样的大台阶总使人联想到上面的圣殿,可惜偏偏上面的建筑物,不管是体量还是气氛,都无法与之相配,于是一踏上台阶顶,流于表面的娱乐建筑便扑面而来,圣殿离我们远去,朝圣之情顿时消失于失望中。

一座建筑的各处都应该相配,人们一路前行进入时的心情也应是流畅而一贯的,对比当然要有,但不应是某一处的突然落差,若是这样,建筑也就因此而出现了断层,就好像西装配牛仔裤一样让人难堪。

 

进入建筑主入口是一个约有200平方米的前厅,内有售票处、小卖部、盥洗室。前厅在设计中是为了满足观众候场、休息、交流、展览、疏散的要求,但此处缺乏必要的休息区,存衣间等设施。前厅两角各有一螺旋楼梯通往二层。有一书画展廊围绕前厅上空,构成一个回马廊,还布置了设备、后勤等房间;另一边是电子游戏厅,再上一层有演员化妆室和行政办公室等。两层之间放置的这些娱乐用房,位置和流线都有些不伦不类。厅内靠外的是两个直径80厘米的花岗岩柱子,正对着主入口的是三级高的台阶。上台阶后,转向左右两边的安全门,即进入观众厅。

步入矩形的观众厅。观众厅内共有800多座软座,每排升起0.12m,地面坡度大于一比八,视点在大幕线舞台面上,这样每排的座位就不需要隔排错位了。观众厅中间有一条纵向走道,两边各有一条边走道,前后部分之间有一条横走道,便于人们疏散。但是走道的台阶宽窄不一,数目变化,使人时时注意脚下,成为交通的一种障碍;同时座椅上有灯光闪眼。舞台则采用了镜框式台口,台口宽16米,高7.8米,主台深18米。主台两侧各有一个侧台,主要为存放和迁换景物用,也作存放车台、气垫车用,同时兼作演员上下场的通道。乐池是液压式可升降的,可以升起和舞台一起组成大台唇舞台。舞台地板作成水平面。舞台幕布有大幕、边幕等,观众厅上部设耳光、面光。台口内侧有侧光,上部顶光,面光两侧有追光。台阶旁各有通道可通向后台及后勤辅助部门,如电影放映室、声光控制室等。侧台左边较大,作为演员上下场及景物迁换通道。右边主要为存放景物用,舞台后部有天桥,是提供安装、操纵、检修上部设备的工作通道。两层栅顶上设置各种机械设备,按结点分布设置吊杆。吊杆分为景物、灯光吊杆,皆为手动操纵。

 

杨浦大剧院,再怎样也算是一座尚可的娱乐建筑。若论它的功能,可以说是齐备,却难以说是完善。显然那些娱乐用房是后加的,由于建得较早,对其功能考虑欠全,只具备了放映电影、上演戏剧等基本功能,种种后加的辅助功能使其交通流线凌乱,莫名其妙,颇不自在。

若说起对它的整体印象——不得不说,它能用,却无法打动人。尤其是像影剧院这种文化艺术类建筑,用于展现艺术,就更应体现其本身的艺术性和对社区的凝聚力,它与周围环境应是融和的,就象是生长在那里,而非孤傲地站在那里。然而在这里,只能说那台阶倒还有点生长在那里的感觉,可主体显然是被后放上去的。至于一进大厅就是呆呆的一个黑匣子,鞋盒式的剧场,更是无法突破的传统——不能说它错,却也实在不能说它好,缺乏感动,流于平庸。

事实上,我至今认为,影院和剧院合为一体,是一个颇为尴尬的结合。剧院放映电影,因其屏幕的限制,重在功能和世俗的娱乐消遣,很难有所变化突破;然而剧院的艺术性之强,应与音乐厅相提并论,比如夏隆的剧院,那种舞台陷在下面,观众席层层包裹而带来的完美的音响效果,以及更重要的——给观众和演员双方同时带来的奇妙氛围——这种氛围,可能因为我曾多次上台演出而更为感触颇深——连音乐界大师卡拉扬,都不由得由衷赞叹。也许这才是艺术圣殿所更为适合的新型制,却是怎么也无法为影院所接纳的。

于是我们就走进杨浦大剧院,远离心中的圣殿,世俗化的娱乐一下吧。

 
– 1999.11.25午 于 同济园南512

杨浦大剧院

Submit a comment